主页 > B管生活 >美酒的,浓度 >

美酒的,浓度


2020-07-31


美酒的,浓度最近,迷上了「水割」与「Highball」两种威士忌喝法。

时间通常是在家的晚餐时光,煮好饭菜端上桌后,总忍不住晃到酒柜前,一面斟酌今天的菜色口味,一面打量寻思着,嗯,这会儿,喝哪一款好呢?

我习惯的调製步骤,是去年初在一次品酒餐宴中,和一位日籍威士忌专家学来的水割法:

1. 选一只瘦长的高杯,冰块加到满杯。
2. 倒入威士忌至约1/3高度。
3. 以长匙採划圈方式快速搅拌13圈半。
4. 再次将冰块补满。
5. 加水到约八分满。
6. 再次以长匙採划圈方式搅拌3圈半,即成。

至于Highball,则是在步骤5的加水处,改成加苏打水或气泡水就可以了。

(不要问我为何是13圈半而不是13圈或10圈半 ,总之我想,搅拌圈数应是跟冰块溶解为水后所形成的浓度与冰凉程度有关吧 )

美酒的,浓度(另外,若要讲究起来,水与冰的使用也有门道:比方冰要「老冰」,水则最好是水质硬度与威士忌酿造水源相当的泉水,若能使用同一水源的水更佳 ;不过这种玩法到后来往往搞得龟毛太过,说到头,还是随性些好 )

虽是去年初就已习得的喝法,但说老实话,其时,只觉果然爽口,却不曾真正留下深刻印象。

一直到去年底,在Suntory酒厂的邀约下,进行了一趟日本威士忌酒乡之旅;旅途中,分别造访的「白州」与「山崎」两家威士忌蒸馏厂固然让我于威士忌领域的眼界视野均更上层楼,然在酒厂参观之外,连串午、晚餐与深夜的酒吧续摊,亲身领略了日本人之如何享受享用威士忌,却更令我大有所获。

在日本的酒文化里,酒与食,是定然不可分的。

酒之功用酒之意义,在于佐食。酒之悦乐,也少不了食之衬搭,方能圆全尽美。

这一点,光看传统日本酒如清酒与烧酎,不管是在地酿造思考或品饮习惯,都强调与食物水乳交融;以及当地从居酒屋到酒吧大多都能提供丰富精彩的各式美味菜色,即可见一斑。

日本酒之外,在日本喝威士忌,也是一样。

在西方,说到佐餐几乎就是葡萄酒一酒独大,威士忌、干邑等烈酒,则大致还是以单饮为多,至多配点下酒小点而已。

美酒的,浓度然到了日本,还是得边吃边喝才痛快!

说来,威士忌与料理相佐,素来好奇心旺盛、什幺饮料都想拿来和食物配配看的我,几年下来,还真的累积了不少体悟与心得,这部份,且容未来有空再慢慢分享。

然整体而言,我的经验是,由于威士忌的酒精度高,口感刺激,加上多喝易醉,且味道也常偏向有稜有角、个性浓烈,故不能不承认,比之清酒、烧酎与葡萄酒来,在佐餐上确实更有难度。

故而,日本最常见的水割,成了绝佳的解决法:

足量的水沖淡了浓度和酒精度,冰块则使口感变得柔和而爽口,瞬间抚平了威士忌原本的刚烈之气,变成可以轻轻鬆鬆一口接一口的好喝饮料,和各种料理,竟而也就这幺顺理成章地琴瑟和鸣起来了。

因此,在日本喝威士忌,不管在餐馆或居酒屋,水割确实常见;在便利超商还常看到已经「割好」的罐装威士忌饮料,足见其普及且深入人心程度。

甚至影响了日本威士忌的酿造哲学。 到现在,威士忌界已然普遍公认,日本产威士忌确实是特别适合加水加冰喝的一系,想来应就是受这般独特的酒食文化所影响。

当然,从着迷于威士忌到现在,也不少见奉纯饮为圭臬、认为加水加冰饮用难登大雅之堂的饮者。

美酒的,浓度对此,我的想法是,且先不论即使在苏格兰,正式专业品酒场合上,专家们也常会在威士忌中加少量水以沖淡酒精度、并使香味能够更完整散发

我认为,不同的喝法,绝对是能够更多面多元观察、了解、享受一款酒饮的方式:

比方,早从开始尝试冰饮之初,我便很快发现,温度的降低,能使酒体变得甜美丰润,饮着饮着竟有狂欢之感。

尤其若使用的是手凿大冰块( 不用说,在家里自是绝对不可能有这功/工夫,这时,一只圆球製冰器定不可少 ),只要酒够好,徐徐饮来,随着冰块的缓慢融化,酒之浓度一点一点慢慢改变,往往一阶段一阶段绽放出不同风致,煞是迷人。

水割呢,酒味虽更淡,然一如我在茶世界里多年累积而得的领悟,莫说淡泊少滋味,淡泊中,遂能味静心静;很奇妙地,许多昔时纯饮或只加少许水之际未及捕捉的「隐之味」,常常,就在这淡里慢饮时刻,一点一点,婉转悠扬浮现。

而Highball,则又是另一重乐趣了,素来原就爱极气泡水的我,总觉得那哔剥迸发的气泡,能使威士忌从滋味到口感都变得缤纷立体、眉目分明,更加令人上瘾!


美酒的,浓度


★ 【新书】《日日三餐,早 ‧ 午 ‧ 晚》简体版正式推出!
美酒的,浓度
好消息!期盼已久的《日日三餐,早 ‧ 午 ‧ 晚》简体版,已于八月份正式上架了。此书是至今第十二本简体着作,写作生涯里意义非凡之作,二三十年点滴累积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