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W半生活 >自我耽溺不等于自我实现 >

自我耽溺不等于自我实现


2020-08-01


自我耽溺不等于自我实现

自我位居一切中心

冲动型社会的文化终点:自我位居一切的中心,一切为自我服务。我们在逢迎谄媚的消费市场可以看见这个现象,但在其他领域,也开始出现这个情况。现代政治的重点,不再是政策或政治人物是否具有效能或发挥作用,而是他们能否呼应选民的自我感觉,你愿意和克鲁兹(Ted Cruz)一起喝啤酒吗?希拉蕊的作风是否愈来愈柔软?(克鲁兹为美国总统大选的共和党参选人之一,希拉蕊为民主党参选人之一。)

我们收看的新闻,不再网罗对我们集体做为公民而言具有重要性的全球事件或议题,而是个人化运算系统筛选的内容,或是我们受到某些标题或照片吸引目光,而随意点选的新闻。

如同社会学家贝尔的观察,在以自我为中心的社会文化下,人们看到一幅画、一首诗或一本书,脑海中浮现的第一个问题,「不是这个作品究竟是出色还是庸俗,而是『它对我有什幺帮助?』」贝尔写下这段文字时,数位编辑技术还没能把所有的文化产物(一集电视影集、一首歌、一部电影、一本书),打碎成可任意排列组合的美学元素,然后组成繁複的自我表现大杂烩。

在冲动型社会,文化中的一切都成为自我的一部分,自我透过一次次的文化消费与自我创造,不断增长。由于我们可以自由自在的关注内在世界,并让熟悉且与自己相关的事物环绕在四周,因此,当我们遇见不熟悉或与自己无关的事物,往往就会发怒。不熟悉与陌生感会带来压力,异议会製造创伤。

就算对最有公民意识的公民来说,应付多元化需要耗费精力,涉及风险,且需要妥协,而这些欠缺效率的活动正是消费文化与自我中心意识型态最不屑的事。

然而,这些恼人的无效率之事,对于平衡个人利益与社会利益的过程,却至关重要,它是民主与社区的基石,而这两者的本质原本就欠缺效率。

芝加哥大学法学教授桑斯汀指出,一个正常运作的民主文化,必然要历经「无从计画的遭遇」所可能带来的混乱、麻烦,在这过程中公民「面对的是他们原本不会去选择的事物,以及他们不会去追寻、甚至可能觉得厌烦的话题与观点。」

但无从计画的事、意料之外的点子以及令人不悦的人物,正是我们愈来愈觉得自己有权利可以将其排除在自己的客製化人生与体验之外的东西。

儘管如此,我们还是会设法处理彼此间确实存在的差异,譬如人们相处时会有礼的迴避诸如政治与宗教信仰等特定主题,藉由这种方式维繫足够的共同点,让社区与社会不受到破坏并发挥作用。

今日,就连这些不算太费力的互相体谅,也令人觉得违背了自我表现的欲望。与自己的同类相处,只考虑与既有想法和观点相符的观念,显然轻鬆多了。但这是个危险的习惯。

物以类聚易趋极端

我们一旦不再努力容忍彼此的差异,并开始在实质层面或精神层面保持距离,人与人之间的隔阂就会愈来愈难打破。桑斯汀与毕夏普指出,拜集体心理学的力量之赐,在形成共识的社区里,居民的观点往往会变得愈来愈极端,也比较难以包容异议,原因在于:置身于形成共识的团体里,会让我们对自己的看法更有自信。

研究显示,一般人对于大多数的政治与社会性议题,并没有太强烈的意见。我们通常懒得分析所有论点,然后做出结论,对自己的观点也没有太大的自信,于是,我们採取最保险的做法,那就是与周遭的多数看法站在同一阵线。

但在经过分类、同质性高且形成共识的社区里,我们只要认同其他人的看法,就能很快得到自信:与他人一致会让我们觉得,自己的观点没有问题,而且不需要动脑筋思前想后。

桑斯汀还提到,当我们愈有自信,我们的信念就愈强烈:「在许多情况下,人们会因为自己的观点得到他人的背书,以及在得知他人和自己有相同看法后,产生了更大的自信,而开始走向极端。」

个人愈来愈巩固的立场,对政治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但矛盾的是,这个情况更根本的危害,可能在于它损害了我们在一个群居世界中做为个体的能力。康乃迪克大学哲学系教授林区(Michael Lynch),是研究人类知识的专家,他认为,当我们失去容忍异己的意愿,也就失去了真正认识自己的能力。

当我们排斥和自己不同的人,我们排斥的不只是那些人,还包括「他人」这个概念,也就是在我们之外的,不依赖我们、与我们无关的现实。林区表示,我们不只需要他人来挑战我们的看法与意见,带给我们新的思维,让民主保持活力,也藉由他人来认识我们自己。唯有承认在自己以外有更辽阔的世界存在,我们才能真正了解自己是个什幺样的人,更重要的是,知道自己不是什幺样的人。

在愈来愈能反映我们的喜好与欲望的消费文化中,个人与世界的界线开始变得愈来愈模糊。「我们需要他人⋯⋯帮助我们画出自己的边界,」林区说,「因为我们的边界正以诡异的方式不断扩张。我们的自我变得愈来愈大,不断向外扩张,于是对世界感兴趣,逐渐等同于对自己感兴趣。而这个概念是有问题的,因为它建立在错觉上。世界比我们任何一个人还要大,你愈认为自己能控制世界,就愈难以挣脱个人的小天地,也更容易被假象迷惑。」

我们非但没有因为不断扩张的自我而变得更强大,反而变得更脆弱了。「我们变得庞大而脆弱,」林区表示,「就像充满热空气的气球。」这是冲动型社会的另一个矛盾之处。我们急切渴望有归属感的社群,然而,在我们打造出一个反映我们身分认同的社群之时,这种能力是否也抹灭了做为一个真正独立个体的精髓?

真正的生存之道

不断扩张但脆弱的现代自我,这个比喻其实相当贴切。所谓个人化,就是排斥世界的真实面貌,并且执意把它扭曲成我们喜欢的样子,彷彿我们只懂得支配与主宰。但人类不是生来只会支配,我们还能顺应比自己更庞大的力量,我们的大脑发展成善于与其他人及外在世界合作、妥协与协商。

在大部分的历史里,外在世界并不会迎合人类的喜好,我们的先人儘管有绝佳的技能可以调整并改善环境,但竭尽所能让自己与自己的期待顺应这个世界,才是生存之道。唯有经历困境与失望,人类才能获得力量、知识与洞察力,藉此拥有长久的支配力。

世界各地的传统文化都明白这个道理,并将困境视为必要的磨练,藉此锻鍊出强悍且自立自强的个体。但现代版的品格,已难以包容不舒服的感觉或真正的困境。冲动型社会的消费文化尽一切努力说服我们:我们的生活可以不必有困境、难关甚至不自在的情况(除了某些自我锻鍊的时刻之外,例如进行绳网活动或腹肌训练)。

在冲动型社会,不自在、困难、焦虑、受苦、忧郁、排斥、不确定或模糊等情况,并不是让我们变得更成熟、强悍或够格的机会,而是错误与无效率的同义词,因此应该予以纠正,而纠正的方法几乎永远是更多的消费与自我表现。于是,我们不想等到几天后才收到包裹,我们要隔天送达,甚至愿意付费让包裹当日送达。抑或我们殷切期盼亚马逊商店快点推出无人飞机快递服务,这样我们就能在三十分钟内拿到商品。

随着消费文化能愈来愈快满足我们的欲望,我们愈来愈无法容忍等待与忍受延迟,就像真空状态不存在于大自然,延迟与困境也不存在于有效率的消费市场。

不仅如此,消费市场也无法容忍由延迟、困境与欠缺效率所锻鍊出的品格。对消费市场而言,「品格」和「美德」代表欠缺效率,是以量取胜与股价最大化的经济制度的绊脚石。一旦有自我表现、自我满足、自我增进的新能力出现,当前主流的消费文化心照不宣的假设,便是认为这种能力可以且应该加以运用。这代表我们让效率市场和资本与创新的无限循环,为我们决定要如何表现自我,以及要让自我与自我表现扩张到什幺程度,即使这幺做会使我们变得更脆弱。

摘自《冲动效应》

Photo:Monica H., CC Licensed.



上一篇:
下一篇:

热门推荐


对机场感情深 冀香港脱困局
对机场感情深 冀香港脱困局
近月本地示威浪潮持续,香港国际机场亦变成抗争战场,港人固然深
对李小龙而言,功夫即是「道」
对李小龙而言,功夫即是「道」
1980 年美国派拉蒙影业决定拍摄《13号星期五》第一集时,
对某些人来说,「失败」引发的远不止于失望和沮丧
对某些人来说,「失败」引发的远不止于失望和沮丧
如果我们本来就对成功没什幺期待,遇到失败时,心理创伤也会比较
对染发剂成分过敏 少女头肿胀变形险身亡
对染发剂成分过敏 少女头肿胀变形险身亡
英国一名19岁女学生因使用染发剂而出现过敏反应,头大了1倍,
对核定税额不服可提行政救济
对核定税额不服可提行政救济
苗栗县政府税务局表示,民众如果对核定的税额不服,可以在缴纳期
对槟预算案有期待 议员最关注房屋、水患、消费税
对槟预算案有期待 议员最关注房屋、水患、消费税
房屋、水患、消费税,3大事务成一众后座议员最关心的事!槟州